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法国领事馆广州 >> 正文

【笔尖★爱】一粒砂(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沙小蔓心不在焉地搅着咖啡。

不加糖的咖啡,散发出香浓的味道,喝起来却苦得让人难以下咽。可是沙小蔓已喝习惯了。

夕阳将要落山,余辉将一切染成了暗红色。

坐在对面的男人的目光,轻轻地停留在沙小蔓不停搅咖啡的手上,仿佛那双手是多么引人着迷。

其实这双手委实称不上好看。皮肤非但不细腻白润,反而粗糙暗黄,还透着几分黝黑,而且,最重要的是,肿得像个馒头。

这双手,真的不适合搅咖啡!

可是沙小蔓偏偏就是喜欢咖啡。所以她将这三年所有的积蓄都用来开了这家叫“忘情”的咖啡馆。名字既不好听,地段又不好,可是沙小蔓喜欢。

这座叫青桥的南方小镇,人们的收入不比大城市差,消费习惯也有意无意地比着大城市。所以大城市里有的酒吧、咖啡馆、茶艺餐厅等等颇具小资情调的店面,青桥镇上也一应俱全。

沙小蔓既是老板娘,又是工作人员之一。店里总共也就三个工作人员,还有两个,一个是沙小蔓的侄女沙可可,一个是熟人的儿子,叫常里。这两个人,一个好动,一个好静,都只二十多岁。

偶尔人多时,沙小蔓便积极地帮忙搅咖啡。她很耐心、细致地搅着,不管客人是否等得不耐烦,似乎无限享受这种动作,就那样一圈一圈、慢慢地、优雅的搅着,手虽不好看,但她搅咖啡的动作,着实细致高雅。

所以,这位坐在对面正在跟沙小蔓相亲的男人,大概就是被她这搅咖啡的动作深深吸引了。

沙小蔓终于失去了耐心。颇有愠怒地缩回自己的双手,藏在桌子下面。然后,她抬起头,对若有所悟的男人说:如果你能接受孩子,咱们就一起过。总之,我是不会抛下孩子的!

男人点头说:好!

好?是什么意思?是“好,我接受孩子”?还是“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不过沙小蔓没有追问。她本就没有真心想要相亲,只是家人的愤怒快要达到顶点了,她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坐在这里。

这男人是大姐介绍的,说是适合她。不过,至目前为止,她还没注意过这男人长什么样子。见面后她就噼里啪啦地介绍了自己:三十三岁,离婚三年,有个儿子。她还没有完全忘记前夫,所以暂时不准备再婚,但是家人着急,所以她只得应付。

男人听后并没有发表多少意见,只是笑了笑,点了点头。也没有介绍他自己,只是很随和地说:有时候就是这样,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的姐姐确实急坏了。

沙小蔓不置可否,漫不经心地看向窗外,边开始下意识地搅咖啡。男人也不再说话,只是看着沙小蔓搅咖啡。

沙小蔓对于这个男人的沉默很满意。一切只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见个面,喝杯咖啡,然后拜拜永远别见。这样看来,相亲其实也并不那么可怕。

有这个想法后,沙小蔓开始肆无忌惮地想自己的事。

十多年前,这里还不是她的咖啡馆,而是镇上最大的超市。十六岁的沙小蔓有一天放学时来买笔盒,当时笔盒里有枝漂亮的圆珠笔,她以为是赠品,就理所当然地只付了笔盒的钱,结果出门时门口的报警器叫得那个惨厉啊,她当时就懵了。她惶然的神情被当作是做贼心虚,被当作小偷要报警、报学校、找家长。

她满脸泪痕肝肠寸断时,付可乐就出现了,身后跟着一群男孩子。

我老妹会偷你几块钱的东西?你敢冤枉她?信不信我在你的菜里放农药、熟食里面放苍蝇?

付可乐满脸痞气和霸气,后面的男孩子也显示出强横的江湖气。

后来自然是付可乐救美成功,沙小蔓生命里有了付可乐。

当时付可乐和沙小蔓同级,都读初三。中考时两人都没有考取高中,付可乐家境不是太好,便出去打工了。沙家也不富裕,但沙小蔓的父母难以容忍最宠爱的三女儿只有初中文凭,便咬着牙凑齐了高额的费用,将沙小蔓送进了市三高。

其时沙小蔓中付可乐的毒太深,死活要跟着付可乐一起出去打工,沙小蔓刚大学毕业的大姐沙小枫找付可乐长谈了一次。最终在付可乐连哄带骗下,沙小蔓终于乖乖地进了三高。

三年后,沙小蔓高考仍是失利了。父母准备再花钱买个三流的大学让她上,这次沙小蔓铁了心的不肯。因为她怕初中毕业的付可乐会感觉与她有差距。

大姐气得甩了沙小蔓一耳光,红着眼睛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原因没考取高中?又什么原因没考取大学?

沙小蔓气愤地对着大姐吼: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不要你插手!

二姐沙小蕊冷笑着说:沙小蔓,你早晚会尝到自己种下的苦果!

沙小蔓尖叫道:我种下的是苦果,我死都会自己吞,不会给你们增加一丝一毫的负担!

此后,沙小蔓跟着付小乐去过广东,下过深圳,辗转过上海北京。他们做过工人,端过盘子,做过文员。工作换了不少,天天累得要死,钱却没攒到多少。沙小蔓的手就是做酒店服务员的时候冻坏的。

第四年的时候,沙小蔓看着坐办公室的大姐二姐细皮肉嫩的手,哭了一整夜。

沙母终究是心疼女儿,逼着面冷心软的沙父找他工厂的领导说了几次,终于将付可乐弄进厂做销售员,将沙小蔓弄进厂做装配工。工资虽都不算高,好歹在家门口,可以稳定中求发展。

付可乐待人机灵,脑子活、嘴巴甜,做销售工作倒是正合适。不到两年,就赚了几十万。付家跟着翻盖了楼房,将沙小蔓迎娶了进去。

婚后,沙小蔓洗手做羹汤,在家专职伺候公婆,做做家务,等着做母亲。付可乐则东奔西走跑销售。

一年过去了,沙小蔓的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公婆的脸不好看了。沙小蔓急啊,到处求医问药,但检查下来,医生都说她没问题,要求将男方也带过来检查。

付可乐第一次与她吵得天翻地覆。信誓旦旦说自己没问题。此后为这件事两人分分合合地吵了一年,后来公婆站出来说话了:不管是谁的问题,结果就是这样了。你们去抱个孩子吧!

沙小蔓灭了做母亲的梦,整个人变得恍恍惚惚的。付可乐充分发挥其出色的口才,总算将沙小蔓哄得正常。抱孩子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沙小蔓又回到工厂上班。付可乐更勤奋了,经常四处奔波,几个月不回家。

有一天沙小蔓无意中在付可乐的手机里看到一条暧昧短信,并从那条短信中推断出付可乐与短信主人关系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沙小蔓未动声色。当晚,她发现短信不见了。接下来付可乐出差时,沙小蔓悄悄地跟了过去,果然捉奸在床。

付可乐认错求饶,写保证书,沙小蔓终于心软,将痛苦和屈辱悄悄吞进肚子。

从此后,沙小蔓积极地打听孩子的事。

沙小枫是个知性敏锐的女人,她早已从沙小蔓竭力掩藏的心事中窥得一斑,有一天终于忍不住找沙小蔓谈心:抱孩子不如去搞试管婴儿,至少这孩子有一半是你的。如果抱养,将来有一天,丈夫不是你的,孩子也不是你的,你将一无所有。

沙小蔓从小与大姐的关系最好,大姐说的话,一般情况下沙小蔓还是听的。便与付可乐商量试管婴儿的事。付可乐坚决不同意,说是做手术时很痛苦,会在心里永远留下阴影,影响他做男人。

正当夫妻俩又开始纠结时,婆婆打听到有一家女儿怀了私生子,生出来后就会给人抱养。夫妻俩立刻将试管婴儿的事抛在一边,在医院守了几天,终于在众多求子大军中抢得先机,抱养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从此,沙小蔓全部心思放在儿子何浩身上,并成了一个全职妈妈。付浩是早产儿,体质不是很好,感冒发烧更是家常便饭。沙小蔓原本白皙漂亮的脸庞渐渐粗哑暗黄、皱纹横生。还是花样年华的沙小蔓慢慢蜕变成一个中年妇女。

付可乐起初对孩子也很上心,孩子生病跑医院时他跑得最快,但一年后他就折腾不起了,渐渐地又经常一出差几个月,只在电话里问问孩子情况。

但是付可乐出差时间长了,销售业绩却每况愈下。沙小蔓全心扑在孩子身上,对付可乐的工作情况不怎么了解,直到有一天回娘家时,沙父告诉她:很多代理商到厂里投诉,说付可乐对终端用户直接报低价,搞得他们没法做;而且,他对许多代理商空许承诺,无法兑现后就将责任推卸给工厂,弄得厂里领导火直冒,要不是看在沙父面上,早就将付可乐辞掉了。

沙小蔓大惊,赶快回家劝告付可乐,付可乐虚心接受了。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付可乐出差更频繁了,一年都回不了几次家。可是厂里反馈过来的情况却毫无起色。沙小蔓终于警觉起来。在电话中旁敲侧击后,沙小蔓再次悄然摸到了付可乐出差的地方,再次将付可乐捉奸在床。原来这么多年,付可乐与那个女人一直没有断绝关系。

看着那个年龄比自己大,看起来却比自己年轻很多的女人,沙小蔓笑了。二姐的话果真应验了:沙小蔓,总有一天你会尝到自己种下的苦果。可是如今的沙小蔓,还能再勇敢地说:我就算死,也会吞下自己种的果么?

回去吧,离婚吧!房子,车子,所有的都归你,我只要儿子。沙小蔓看着那女人家镜子里自己的脸,说。

小蔓,别离婚!求求你!看在儿子的份上!这一次我一定改!不改就不是人!付可乐当着那女人的面,跪在沙小蔓面前,痛哭流涕。

沙小蔓转身走了。到家后就去民政局申请离婚,却因没有离婚协议书被驳回。付可乐坚决不同意离婚,找沙家父母求情,沙小蔓在众人劝解下只好作罢。

然而好景不长,付可乐又故态复萌。拉锯战进行了两年,最终在沙小蔓同意付可乐离婚不离家的要求下,付可乐终于同意离婚。孩子也归了付可乐。因为付可乐终于承认他患的是无精症,这辈子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

离婚后,付可乐放弃了工厂的工作,与那女人正大光明地在一起。

付可乐说:小蔓,那女人很有钱,我与她在一起,只是想骗她一点钱。钱到手我就回来,你在家带着孩子,等我回来。

沙小蔓未置可否。她以为离婚了她的心就不会痛,可是听到他这段话,内心仍是痛不可支。十六岁认识这个人,三十岁离婚,她最美好的青春,成了她心中永远拔不去的刺,如今除了满身伤痕,她什么都没得到。

她离婚的事,让沙家父母震怒不已。可是沙小蔓形销骨锁、恍恍惚惚的样子,却让父母说不出太重的话。两位姐姐虽支持她离婚,但对于沙小蔓离婚不离家的行为表示强烈的不满。

大姐一语中的:沙小蔓,你还在期待什么?他辞了家里的工作,你以为他最终会回来从头开始吗?况且,你以为你真的是在大城市啊?这个小镇上,消费新潮,观念上依然停留在几百年前,离婚了你还住在付家,算怎么回事?

二姐毫不客气:想骗女人钱的男人,还算男人吗?这样的男人,站在我面前,我都觉得恶心!付小蔓,就算你不顾自己的脸面,可你考虑过父母会如何受人非议么?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自私?

两位姐姐的话并没有让沙小蔓有任何改变。沙小蔓在家人时而责怪时而劝慰下浑浑噩噩地过了三年。这三年,她采用承包的方式接手了付可乐手上的部分客户,自己又拓展了一部分,攒了一些钱后硬是将那生意萧条的超市盘了部分下来,开了咖啡馆。

一边跑业务,一边经营咖啡馆,沙小蔓开始忙碌起来。

付可乐不会回来了。沙小蔓一直都知道,可是她就是放不下。她更放不下的是儿子。虽不是她亲生的,可是是她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带大的,早已与亲生的无异。所以开咖啡馆从付家搬出来后,只要有空,她就会把儿子接过来住几天。

男人走后,沙可可就迫不及待地凑过来说:这男人有点变态,似乎更喜欢你的手。

常里则老成地说:不,这个男人很沉着冷静,有男人味儿!

沙小蔓将两人拍开,目光落在桌上的画册上。那上面多了几行字:这一生,谁是谁的砂?谁刺痛了谁的眼?

这些字,刚劲却不张扬,是那个男人写的么?沙小蔓久久地看着,泪水潸然而下。这几行字,不管是说她,还是他,可是,却莫名触动了沙小蔓坚强面具下的种种痛,让她似乎找到了渲泄的出口。付可乐这颗圆润的砂,永远烙在沙小蔓的眼里,时时刻刻刺痛着她的心。

相亲这种事,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只是接下来的相亲过程,远没有第一次这般顺利。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相亲的过程让人太不满意了,第二次开始,沙母便成了相亲主力军,相亲地点也改为男方或女方家里。于是沙小蔓感觉自己成了快过质保期的物品似的,急待脱手。她每次都在众目睽睽之下竭力端着和善的笑容,等待对方审阅、评估的结果,而在母亲威胁的目光中,她再也不敢拿孩子做挡箭牌。

沙小蔓没想到自己还挺抢手,除了第一次无结果外,第二次以后,次次都有结果。只是有些人有些附带的要求,这些要求,让沙小蔓着实很无语。

第二次相亲,男方是腿有残疾的工厂主管,要求沙小蔓结婚后保证生男孩。

第三次相亲,男方是个倒插门女婿,有一个儿子,所以要求结婚后不能再生小孩。

第六次相亲,男方是个私营企业主,要求结婚后女方写保证书不与前夫来往。

……

离过婚的女人,就像过期的债券,有人低价收购,你就应该谢天谢地了!谁叫你铁了心要离婚!沙母没好气地说。

得了儿童癫痫怎么办
中医治疗早期癫痫病的方法
癫痫病有哪些常见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赃污狼籍网 | 东天目山旅游攻略 | 三加二饼干 | 文书档案管理 | 女大学生宿舍小说 | 夫妻成长日记吧 | 鲁迅美术学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