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开山风镐 >> 正文

小城故事多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风吹雪落更无趣,那知遍地花红愁。痴心却看往生有,今时疮痍几人忧?

当清早的闹钟声开始吵起来的时候,世界的宁静似乎被一下子打破了,从被窝里伸出来的右手准确无误地按下了闹钟,世界似乎又突然静止了,能听到的也只有那轻微的呼吸声,松惺的双眼好像也不愿意睁开,清早没有鸟叫的小城更容易让人嗜睡。似乎在梦中的城市也许会更加完美,那种暗黑的完美,因为在钱多多的梦里世界永远都是黑的,即便有些许光亮,那梦境也是矇眬不堪的,所以梦境如同现实一般灰暗,仿佛色盲症患者的世界一般没有色彩。被窝如同亲密恋人一般是个让人着迷的地方:醒着的人想钻进去,睡着的人却不想钻出来。

窗外的城市也许真的很喧嚣,但是怎么也不会吵到钱多多的梦。对于钱多多而言睡觉是她的特长,做梦便是她的爱好。除此之外钱多多的精神世界任谁也无法走入,有人说那里太高不好爬,也有人说那里太深不好潜,钱多多眨巴着眼睛说:“那里什么也没有。”众人闻之疑惑,钱多多见众人疑惑也便疑惑,她只是不知道别人到底为何疑惑而感到疑惑,就好像你看到有人在平整的篮球场上走迷宫,那真的不好理解。钱多多因为疑惑而在本子上写了这么些字:风吹云散泪去了,何处是情愁?青荷之上露一滴,此景为何忧?本是世间无心事,愁煞世人了。

钱多多今年二十有二,真值芳龄,出落得亭亭玉立,身边不乏追求者,可是钱多多一个也看不上。她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男人身上会有那么强的动物性,她搞不懂为什么进化了这么长时间的人类身上还有这么强的兽性。当她看着那些男人的眼珠子在她身上滴溜溜转的时候她就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好像那非洲草原上的狮子发现了猎物一般,亦或是那些发了情的公狮子亢奋不已,总之钱多多感觉很是不舒服。上次朋友给她介绍了一个在国企上班的大龄男,男人本来是要打算请钱多多去喝咖啡的,结果钱多多看到这个男的时候突然感觉和这种男人在一起别说喝咖啡了,就是喝口开水都有难度,然后找了个借口推了。那男人虽然有点失望,可是那双色迷迷的眼睛却在钱多多的身上来回扫描了好几遍。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可是没有窗帘的窗户随时会出卖人的心灵。”钱多多这么自言自语着,手里翻着一本不知名作家的书。书中的内容很是没味儿,钱多多翻着翻着就合上了。“现在这些作家的书怎么都一个样子,好在不是自己买的书,要不真是浪费钱了。”钱多多一脸无奈地说到。

穿过一条小巷子是一条繁华的街市,这里通常都是人山人海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钱多多无意识地笑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笑什么,只是感觉一群人就像一群羊,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就那么来来回回地涌动着,如果空中突然有一声炸响,那么这群人肯定会像四散的羊群一样乱奔。如果真的出现那样的场景估计钱多多被夹杂其中也无法转身吧,即便能回头,也只能是望天兴叹了,脚步却难以停下。

“好可怕,我居然不能控制自己的双脚。”钱多多自言自语道。

钱多多的正对面是一家超市,就在前些日子发生一起盗窃案。一孕妇在超市偷了一盒奶粉被超市的监控发现了,而后愣是被超市的保安给拖到了门口示众,那孕妇被拖出来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明显是挨过打的,女子掩面而泣,脖子里还挂一牌子,上书:贼。路人过往纷纷指责此贼活该;偶有老人叹其可怜;更有小孩子好奇围观,家长顺带教育孩子:做贼就这下场;也有妇孺指责保安不可如此对待那女子。钱多多拿出手机拨了110,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来一警车,上面下来五六个穿警服的人带走了那女子,女子带着一脸慌张的神情上了警车。随即,人群散去,臃肿的街道开始缓缓移动。钱多多想:道德这种没有标准和依据的东西真的能维持社会秩序么?没有监督的法律真的能取信于民么?围观的是历史还是现在呢?是谁把一个孕妇逼上了偷窃的道路呢?面对缓缓的人群,钱多多有很多的为什么。没过几日,那家超市被人举报,因为卖假冒违劣产品被工商查处,而今日那家超市还是超市,只不过换了个名字,人流依旧涌动。

钱多多为此发了一条微博:今天的他们便是明天的你我,我们在一群镜子中间前行却看不清自己,我们迷失在独木桥上找不到回去的路,只好在上面跳芭蕾,并乐此不疲。

这家超市的边上是一家小吃店,面积不大,可是排队的人却很多,因为人多所以也就难免有争吵,争吵的次数多了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在小吃店营业之前这里是一家公厕,钱多多偶尔也会进去方便,因为人流较多,里面的卫生条件当然也不尽人意了,可是即便是这样不起眼的小地方也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半年前一个刚满18岁的女孩子死在了这里。女孩子半夜从酒吧喝得醉熏熏出来,经过这里感觉胃里不适便想去公厕解决一下,不料三个不安好心的混混居然尾随她进了女厕。悲剧发生了,女孩遭到轮奸,三个混混完事后把她打晕后扔进了便池,时值半夜,没有人发现这一切,等第二天天亮有人在厕所里发现女孩时她已经变僵硬了。法医尸检的结果是女孩遭人轮奸后窒息死亡,警察调取了街上的监控,根据监控里的录像抓住了三个犯罪分子。令人意外的是这三个人里居然有两个是她的好友,而且是她一直认为能靠得住的“铁哥们”。三个人在警局里交待了犯罪过程,法院没有判处他们死刑,听说三个人的家里人给法官给了不少的好处,然后又拿了一些钱交给了女孩的家人,女孩的家人自感无力,便默然了。一些媒体也曾想维护法律正义,可是时间久了便没有了声音,再后来公厕就变成小吃店了。钱多多不明白那些年轻人为什么那么痴迷于那些灯光昏暗且吵杂不堪的地方?为什么喜欢用酒精麻醉自己?法律又为什么那么不像法律?父母又为什么那么不像父母?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存在吗?钱多多想的头痛的时候就去书店找答案,有时能找到,有时却怎么也找不到。

钱多多看着在小吃店前面排队的人群想:女孩被奸杀的事情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就好像这些滚动的人从来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活过一样。

离钱多多不远的地方好像又吵了起来,人头开始往那个地方集中,如同下水道口子上面的旋涡一样一涌而去。钱多多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在原地驻足,她从来都不会像脏水一样涌往下水道口那里,她会选择离开。争吵在这条街上从来没有停止过,偶尔的安静也是因为人群的疲劳与迷茫,只要稍微有点冲动的力量这里总是会骂声一片,也许争吵也是这街道人流较多的原因之一。

钱多多想在床上躺会,这个烦躁的世界让她的心很累。楼上突然传来摔东西声音,钱多多眼睛直直地盯着房顶上听那里传来噼哩啪啦的声音,时不时的还夹杂着一男一女的争吵声,钱多多就这么失去了睡意。

楼上的男主人是一家国企的领导,四十多岁,虽然不是什么一把手,可是出入也是有小车接送的,女主人是一家酒店的经理,也有小车代步,两个人的生活条件都不差,可是这样的争吵却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有邻里传言说是因为女主人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在外面应酬而回家晚,男主人却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居然背着老婆在外面养了小三,后被女主人发现,之后两个人的争吵就从来也没有停止过,每过三五天总有一次激烈的争吵。钱多多总感觉自己好像生活在地狱的下面,这样频繁的吵闹让她的心里总也泛起涟渏,问题便一个接一个的纷涌而来。楼上的男主人之前还有过一个老婆,因为他在外面包养了小三而被气得大病一场,病好后带着女儿同他离了婚,而那个之前的小三便成了现在的老婆。没想到曾经的小三也遭遇到小三的威胁,今日的一切好像只在是重复昨日的过往,如果只是从事情的本质去分析这是典型的昨日重现。

在数学上一除以三的结果便是三的无限循环,小三从来都不是休止符,而是一个无限循环数。“狗改不了吃屎”这样的话钱多多并没拿去验证,不过人如果种上了恶因那比狗还是要差劲一些的,不可戒,不可戒的,钱多多看到了,也想过了,只是有点想不明白。

一想到感情和生活问题,钱多多就又想到了楼下住的那对年轻人,结婚不到两个月就离婚了。两人都是80后,都是独生子,两人相识之前都是快到了剩的年龄了,经人介绍后认识的,认识两个月不到就匆匆结婚了。女方嫁的很简单:就因为对方有房,还是公务员。男方娶的就更简单:就因为对方长的还算漂亮。谁知婚后不到一个星期就开始吵吵闹闹的,两个人的婚姻刚刚维系了两个月就散了。两人离婚的原因也很简单:性格不合,都嫌对方太自私,毛病太多。这让钱多多想到一个词:快餐,如果用流行点的词来形容她们的话,那就是“速饮男女”。钱多多看不透这样的爱情,也想不明白这样的婚姻,她想了很久也搞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到底在追求什么样的爱情与婚姻,也许对他们而言爱情和婚姻就像是去快餐店里吃一顿饭,虽然这样地说法有点过于离谱,可是摆在眼前的实事告诉钱多多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钱多多总结了下现代婚姻的特点:一是价格昂贵;二是保质期短;三是目的简单;四是没有营养,钱多多比较后发现这样的婚姻完全是去快餐店吃快餐的方式:花很多的银子在短时间里用一顿没有多少营养也不怎么可口的食物填饱肚子。

窗外的天空没有颜色,确切地说是钱多多无法形容这天空的颜色,不白不黑不暗不亮不蓝不淡,钱多多的心情最不好的时候顶多就是灰色的,可是当下的天空却是没有颜色的,那存在于这个世界该是多么的无奈,长着眼睛看不到色彩,长着耳朵听不到声音,这只不过是现在的你,或者我!

远处的高楼拔地而起,挡住了钱多多通往远处的视线。钱多多倚着窗台静静地看着窗外,托着下巴的手不停的来回轮回,她是因为看不到远处的山、远处的树林、也听不到清脆的鸟叫而显得有些心烦。就在高楼疯长的地方,那里原来是一片树林,每个季节都会变换出不同的色彩,钱多多也会醉心于爬在窗台上那么远远地看着那片树林,看着那里的每一棵树慢慢变高。每个清晨树林里总会传来清脆悦耳的鸟叫声,钱多多便会认真的聆听那来自大自然的声音,那么的动听,如果有顺道的风,钱多多还能闻到那树叶清新的味道,那么的柔,那么的轻,就那么淡淡的飘进她的身体里。如果是冬天那枝枝桠桠也能让钱多多沉醉于其中,如果遇上大雪飞舞的日子,那些树枝也会变得丰满起来,像节日盛装舞会中的白雪公主一般林立在钱多多的眼前。可是,如今这些都只能成为回忆了。

当地产开发商的机器轰鸣着开进那片树木的时候,钱多多看到了满天的尘土飞扬,曾经的色彩在心中轰然倒下,世界便也没有了色彩。还有那些惊慌失措的鸟儿开始四处飞散,悲鸣的叫声充满了愤怒与哀怨,钱多多便再也不曾听到过那些来自大自然生灵的演奏。从此,钱多多的世界没有颜色,也没有声音。

在树林消失之前有周边的居民反对过,可是那些声音如同那些鸟叫一般不会得到任何的回应,也阻挡不了开发商的铁蹄。有人去找过相关部门,可是相关部门除了在收钱的时候找他们之外其它时间段是很难被人找到的,即便被人找到了也得不到什么答复,最好的回应便是“正在处理中”,如若要多嘴多事,那轻则挨骂,重则挨打。挨骂倒也没有什么,毕竟大家的脸皮还都算厚,经得起几句疯言疯语,可是挨打却不然,身子骨都跟干枯的树枝一般脆,那能经得起那些不明人物的拳脚,若去医院必然是要花掉那一生的积蓄,最后只能是不了了之。

钱多多看着树林被推倒,那些低低矮矮的房间也跟着一起消失在视野中,紧接着便是如同鸟笼一般的水泥格子挡在了她的眼前。水泥格子是灰色的,就那么直直地、高高地立着,每到夜晚便能看到两三个小格子里亮着灯,其它的格子里通常都是暗黑一片,如果夜里再起点风,那里便会传来低低的咽呜声,仿佛鬼哭一般,如果要是风再大一些便会听到如同厉鬼索命般的哀嚎声,睡眠质量差的人便难以入睡,钱多多就经常因为这个而失眠。

月色有点矇眬,像是被放在污水里的铜镜一般,夜的颜色也是混浊不清的,如果是黑色的那总应该能找到几颗星星的,实际上钱多多抬着头望了好久也没有找到一颗像星星一般的星星,空气也是那么的混浊,混浊到不算是多么要紧的事儿,关键是空气还像是凝固了一般,任凭她鼻子怎么用力也是吸不进去半点。远处的房屋也是混浊的,看不清形状,只是那么一片连着一片,永远也没有尽头。一阵风吹过来,空气好像开始流动了,钱多多一用力倒是吸进了一大口,可是那味儿却不像是空气的味儿,而是夹杂着各种熟悉的陌生的味道。这种味道是这个时代独有的味道,在以前大概没有吧,钱多多心里这么想着,缓缓地关上了窗户。

两年前一家化工厂落在了西北方向离钱多多家三公里的地方,那里原来是一家国有企业,不知道什么原因倒闭了。两千多职工在抗议声中纷纷下岗,然后被时代的脚步分流在这座城市的角角落落里,然后和钱多多一样呼吸着这个时代特有的空气,每每向天长叹时总感觉这座城市的空气比原来要沉重了一些,就算是吸进肚子里也要花费一番气力。厂区之后被当地政府拍卖,价格低的让人难以置信,可是政府信了,企业领导信了,工人们也不得不信了,原来若大的厂区和他们一样廉价,政府处理厂区就像打发他们这些工人一般轻松,一群人在无限的担忧中缓缓散去,然后慢慢消失在街道的尽头,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未来在哪里,就像没有人会注意钱多多整天在想些什么一样。

新的工厂开始投产了,浓烟蔽日,烟囱里冒出的烟像魔鬼一般张牙舞爪地爬向天空,在高空被西北风撕得丝丝缕缕的,然后化作一个个无形的魔鬼成群地扑向这座多病的城市。城市不算年迈,却是多病,有人戏称这座城市得了“富贵病”。得病都得出个高低贵贱来了,看来这病不好治,弄不好不可治,兴许就是绝症呢。钱多多看着那满天的魔鬼淡淡地笑了,满天的魔鬼看到钱多多的笑容也都笑了,也是淡淡的。

没过几日,周边居民终于受不了这神仙般的日子了,终日云里雾里地看不清是非,经常是雾里看花,谁也识不得谁,最后派了代表去与企业交涉,谁知看门的保安根本不让进去,即便是等到企业领导出来人家也坐着车离开了,对他们的声音根本不予理睬。无奈之下居民们合伙去堵人家大门,好在那秃头经理有点良心,没有让保安们动手,然后报了警,警察来了也没辙,最后只好有政府出面对企业及居民两方面进行调和。调和中企业给出的条件是给附近的居民每户补偿500元,也只限于厂区周围的几百户人家,然后在厂区周围种些草植些树,再给每户居民家里送一盆兰草,说是可以用来净化空气。居民代表商议后要求企来把补偿款增加到600元,在送一盆兰草的基础上再增加一个花盆,说是将来兰草长多的时候可以有地方移植。企业领导郁闷半天后答应了居民们的要求,然后此事就算是有个了结了。

从那之后空气变得更加污浊,附近居民想要到企业再闹事,可是当初已经签下了那样的协议,所以面对污染也只能无奈。厂区周围的树从种下去就没有活过,草皮早已经变成了黑色,没有一点点草的痕迹,居民家里的兰草也好像营养不良,总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个片区的医院和卫生所里经常都是人满为患,各种液体的瓶子在被挂在半空中随着那细细的塑料管儿飘荡,像极了一色儿的风铃,如果这边的风沙天气再严重一些,那些瓶子还就真的叮叮当当地响起来了呢,演奏着一曲又一曲的哀乐,听起来好像是一丝悲凉中透着些许无奈。

夜色越来越深,月亮的影子也渐渐的消失,窗外的风沙又开始疯狂地蹂躏着这座混凝土与砖块搭建的城市,时不时的还会发出那种狂妄的笑声,那是一种比哭声还要难听的笑声音,钱多多经不住被子的诱惑,慢慢地进入了梦中,一个有故事的梦,而这个故事还会这样一直延续下去。

癫痫病根治方法是什么
最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癫痫病多久发作一次

友情链接:

赃污狼籍网 | 东天目山旅游攻略 | 三加二饼干 | 文书档案管理 | 女大学生宿舍小说 | 夫妻成长日记吧 | 鲁迅美术学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