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裤子码是多大 >> 正文

【丁香•祝福丁香】减肥记(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柱子下了决心,决定减肥。其实,他已经到了不得不减的程度,在平路上多走一会儿,会喘气;再让他爬几层楼梯,那能要他的命;碰到天热的时候,根本不敢出门,即便躺在空调房里,身上也在淌水。再看他那凸起的大肚子,比有些快要临盆的孕妇肚子还要大一些。还有他的小腿、胳膊,浑圆、浑圆的,比正常人的胳膊腿粗得多。

该怎么减肥呢?柱子一直在想那个问题。为了尽快减掉身上的肉,他先后咨询了好几个减肥专家。经他们一说,柱子倒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那些专家,说法不一,有说喝药能减肥的,有说运动能减肥的,还有说吃完饭躺着啥也不干也能减肥的……各种各样的说法铺天盖地般地涌入他的耳朵里,搞得他的脑子一直“嗡嗡嗡”地响着。最终,他决定以“运动”作为减肥的方法。他那么决定,不是拍脑袋,有事实依据,他身边有好些朋友,都是靠运动减掉了大肚子。他想着,别人能减,他肯定也能减。他给自己制定了一套详细的减肥计划,每天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去户外跑步,跑多长时间,都写在一张卡片上贴在床头,白天起床晚上睡觉都能看见,好提醒他一定要坚持下去。减肥之路是漫长的,中途也不能停的,这个道理,他知道。

打定主意后的第二天,柱子开始实施自己的减肥计划。他早早起来,洗漱完毕,穿上新买的运动套装,吃了两片面包,喝了一杯牛奶,给还没起床的媳妇说了一声,就急匆匆地出门了。一阵凉风夹杂着不知名的花香扑面而来,他轻轻吮吸了,觉得脑子里马上轻松了许多。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路灯还没有熄灭,躺在路旁的花草里的昆虫依然在沉睡,几朵白云懒洋洋地悬在天空中一动不动,斜挂在天边的月牙儿值完夜班仿佛也睡着了。他迈着小步子慢跑。有车时不时地从他的身旁一闪而过,带来的强风使得他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他无奈极了。看来,必须得减肥了。他摇了摇头,继续慢跑。还别说,那时的空气新鲜极了,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别提有多么的舒坦,有种轻飘飘的感觉。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坚持了半个小时。这是他没有料到的事。起初,他以为自己最多坚持十分钟,平日里走一走,他也觉得累,更何况是跑步。没错,他刚刚慢跑时的确很累,他也有过放弃的念头,但那个念头仅仅在脑子里闪了两秒钟,他马上又否决了。他不断鼓励自己,要克服挡在面前的拦路虎。为了拥有健康的体魄,他必须那么做。一年到头,他时常觉得头闷胸闷,去医院检查,医生的回答一样:他必须减肥。人的潜能是无限的,在特定的条件下可以激发出来。跑了那么长时间,尽管柱子跑得气喘吁吁、脑门上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脸上、身上流淌着臭汗,他也一直在坚持,没有停歇。直到到了计划完成的时间,他才停下了脚步,稍微弯了弯腰,捶了捶小腿,胡乱擦了擦脸上、额头上的汗水,踏上了返回的道路。路途,他不断摸着自己的大肚子,即便肚子还是那么的大,但他觉得身上的肉肯定少了一些。他有感觉,觉得走路时,身体轻了一些。他很高兴,哼着小曲又开始慢跑了。太阳在天边露出了红彤彤的笑脸,好像也很高兴。

搁在以往,柱子是开车去公司的。跑完步,回到家,他洗了洗,然后穿好衣服,刚刚拿起车钥匙,马上想起了他制定的减肥计划,他觉得不能开车去公司上班了,他要骑自行车去。想到这里,他马上又在制定的减肥计划上加了一条:上下班骑自行车。但家里没有自行车。他马上有了主意:骑共享单车去。他来到小区门口,选了一辆单车,使劲在后座上压了压。单车的质量,他很满意。他原本以为单车承载不了他那么胖的人,那么一试,他打消了心中的疑虑。他瞅了一眼手表,见时间不早了,马上打开手机,安装了共享单车软件,扫了一辆单车,骑上走了。许久不骑自行车,他骑得是歪歪扭扭的,紧张忙活了一会儿,他才骑得顺溜了。他自嘲般地笑了笑,赶紧骑着走了。

柱子骑自行车去上班,完全是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着想,可谁能料到,骑个自行车竟然给他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柱子骑着自行车去上班的消息传得别提有多么的快了。他人还没有到公司,消息已经传遍了全公司的任何一处角落。常言道:“人红是非多。”柱子是公司的高层,虽说不是一把手,但也有一些实权,在某些事情上,他有绝对的主导权。或许正是因为如此,大家对他的一言一行总是很在意。不仅仅是他,公司的所有高层管理者,都是备受关注的,只要有一点点的风吹草动,一眨眼的功夫就传开了,成了短期内的热门话题。

“柱总,您怎么骑自行车来啊?今天咋没开车呢?”

柱子刚刚骑着共享单车到公司门口,还没来得及从车子上下来,有辆纯黑色的越野车从身后飞了过来,停靠在他的身旁,有人摇下车窗探出脑袋说了那么一句看似是问候却带着嘲讽的阴阳怪气的话语。

“哦,是老王啊,我在减肥。”柱子回头瞅了一眼,将单车停在一旁,笑着说,“要我说啊,你也得减了。咱俩谁也别笑谁,属于一条战线上的。我给你说啊,我现在觉得脑子里轻松得很。不信的话,你也可以试试。明天,咱们一起骑自行车来。咋样?”

老王托着肥硕的身体从车子里艰难地钻了出来,用遥控器锁好车门,带着满脸的不屑说:“我才没那闲功夫呢,我身体好着呢,不用你操心。你要是不怕丢人的话,就继续吧。我是好心提醒你。”说罢,上前几步,轻轻拍了拍柱子的大肚子,神秘地笑了笑,进了公司大门。

柱子微微一笑,摇了摇头,进了公司大门,朝办公室走去。但身后却传来了一阵阵的奚落声:“瞧见了吗?有车不开,却骑自行车来,那不是做秀吗?”“我们这些买不起车的穷人,还活不活啊?他骑自行车来上班,按照级别的话,我们岂不是要步行来嘛?”“那叫有钱任性,谁叫人家有钱呢?咱也别羡慕了。是人家的,你怎么羡慕也不是自己的。”那些话,柱子听了,并没多想什么,只是有些无奈。类似那样的事,他经得多了,也就没在意。那都是些鸡毛蒜皮之类的小事,要是计较的话,还不把他给气死。从身后飞来的话,他完全是左耳进右耳出。他没时间计较那些,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减肥计划。

到了办公室里,柱子刚刚坐下,秘书小马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他见了,还以为有什么大事,就问:“什么事?别着急,慢慢说。”

“柱总,怎么说您也是公司里的有头有脸的人物,咋能那样呢?”

听秘书那么一说,柱子直接蒙了,满脸的问号:“什么意思?”

“您没听见吗?全公司都传遍了,说您这不好那不好的。”

“哦,就这事啊。小马啊,也不是我说你。你跟了我有几年了吧,公司的这些事,你难道是第一次听说吗?别在意,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嘴是别人的,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咱就当没听见,没看见。”

“您倒看得轻,但话太难听了,根本听不进去。”

“那有什么?只要坐得端、站得直,就不怕那些歪理邪说。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你就去忙吧。别理会那些无聊人的无聊话。”

“我……”小马还想说什么,柱子直接打断了,见状,只能走了。

别看柱子刚才说得轻松,像啥事也没发生一样,难道他真的像自己刚刚所说的那样毫不在意吗?肯定不是的。即便不生气,心里也肯定不舒服。他斜靠在宽大的椅子上,闭着眼睛开始想事,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睁开眼一瞧,见是综合部蒙主任,便笑着问:“老蒙,有事吗?在电话里知会一声就行,怎么亲自跑来了。”

“哎!我不来不行啊。你说说,你今天早上干了些什么。”

柱子一愣,想了想,问:“也没什么啊?我,我怎么了?”

“你今天丢人丢大了。你给公司的门面摸黑了。”

柱子指着自己,反问道:“我?我怎么给公司摸黑了?”

“哎!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公司给你配着车,你偏偏骑自行车来上班。这不是明摆着吗?在员工们和客户看来,公司的主管就那待遇。对公司,会造成多么大的负面影响,你想过吗?”

“不至于吧?哪有那么离谱?再说了,我也没给公司丢脸啊?我,你还不知道吗?咱们多少年的老关系了。谁不知道谁啊?”

“正因为咱们是老关系,我才赶紧跑来给你说了掏心窝子的话。搁在其他人身上,我才不管呢?按理说,我不该多言,但这事牵扯到了你,我就不得不说话了。你好好想想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好。谢谢你啊,老蒙。”柱子目送老蒙出了他的办公室。

老蒙的话犹如惊雷般打在柱子的头上,搞得他的脑袋里像快要炸了一样。打死他也没想到,骑着自行车来上班竟然在公司里带来了这么大的负面影响。这一幕,他还真没想到。看来,刚刚加到减肥计划里的那一条无法实施了,他长叹了一口气,心里突然觉得堵得慌。

“叮铃铃,叮铃铃……”躺在办公桌上的电话毫无征兆地响了。

柱子抓起听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一阵训斥。他无力反驳,只是在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直到电话那头没了声,他依然拿着听筒,待在原地,像根深埋在地下的木头桩子。电话是董事会主席打来的。内容和老蒙的话大同小异,但语气就没老蒙那么委婉了,一直是严厉的训斥,说了很多难听话,也把问题说得很严重,乍一听,柱子也觉得自己犯了无法饶恕的错误,便只能低着头认错了。自打接了那个电话,他觉得心口堵得慌、双手发麻,脑子里乱哄哄的、很胀很胀,随时有胀裂的可能。果不其然,他眼前突然一黑,顺着椅子滑在了地上。

柱子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身旁是媳妇,她正抹着眼泪,见他醒了,赶紧抓住他的手:“吓死我了,怎么会这样呢?”

医生恰好进来了,见柱子醒了,便微微笑着说:“老毛病,你得减肥呀。这话,我说了好几次了。你咋没记性呢?看多么的危险。”

柱子点头小声应着:“我已经开始实施减肥计划了,天天跑步。”

“那就好,你上下班可以骑自行车啊。这也可以减肥。”

医生随口说出的那句话,就像千斤巨石砸在了柱子的头上,他马上觉得胸口很疼、脑袋胀裂,紧接着眼前一黑,又没了知觉……

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太原癫痫治疗医院
北京看癫痫那里好

友情链接:

赃污狼籍网 | 东天目山旅游攻略 | 三加二饼干 | 文书档案管理 | 女大学生宿舍小说 | 夫妻成长日记吧 | 鲁迅美术学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