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买房社保 >> 正文

【丁香】渐变的芙蓉花(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粉红的花儿竟然是白色的花儿见了阳光后渐变成的,这是李芙蓉这几天徘徊在芙蓉花下,得出的结论。她特别喜欢芙蓉花,是因为她是芙蓉花开的季节出生的。读书后,得知自己就生长于芙蓉国,就更偏爱芙蓉花了。那时有同学说有个老电影《芙蓉镇》,就是在离她老家不远的芙蓉镇拍摄的,她惊讶不已,还真有叫芙蓉的地名。

李芙蓉出生在芙蓉国度,外地的人称这个省是湘,地理书上也说简称湘,可李芙蓉就喜欢说自己是芙蓉国的李芙蓉。记得小时候,村里的大人们聚在芙蓉花树下逗她,说她是她妈妈从芙蓉花树下捡来的,她撒开脚丫就跑回家问妈妈向月琴,妈妈向月琴爱怜地抚摸着她的头说:“芙蓉,那是他们闲得无聊,逗你的,你可是妈妈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那时你踢妈妈的肚子,都快踢到心脏了,你外婆说你真调皮。”

李芙蓉一听开心极了,立马跑出门,理直气壮地对着树下那些大人们喊道:“我不是芙蓉花树下捡来的,我妈说我在她肚子里可调皮了,都踢到她的心脏了。” 聚在一起的大人们听了哈哈大笑。

李芙蓉记得小时候,大人们都夸她和妹妹的皮肤白嫩得像乡里人炸的米泡儿,就连哥哥都被他同学文质彬彬地戏谑为奶油小生。李芙蓉童年时像个假小子一样无忧无虑,与同伴们掏鸟蛋、下河游泳、中午偷跑到校外看电影。李芙蓉满十二岁了,烦恼也就来了,个别女同学说她这朵芙蓉花虽然漂亮,但脸上有斑点。不知从何时起,她白嫩的脸上 渐渐出现了村里姑娘、小媳妇儿那样细小的雀斑,像麻雀蛋上的斑点一样。每次照镜子时,她就懊恼地想,难怪叫雀斑,名字真形象。她不再打闹了,慢慢文静了,没事儿就在家里看小人书,有次还借了一本小说《红岩》看,记住了革命英雄江姐,叛徒甫志高。李芙蓉那时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与文字结缘。

李芙蓉的村子是烟雨江南的一个小山村,藏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现在也只通了简易的村级公路,她小的时候都是走山路随妈妈去乡镇赶集。晴天时,山花烂漫,鸟儿欢唱,山路上真美。遇到下雨天 ,狭小的山路就成了泥泞小道了,黄泥巴摔到裤管上,有时不小心一滑,就成泥巴人了。读书了,离开了小山村,李芙蓉才知道这个叫湘的芙蓉国只是江南的一个省,就在地理书上那公鸡图的心脏部位。芙蓉国有四大江流汇入烟波浩渺的洞庭湖,湘江、资江、沅江、澧水让芙蓉国成了鱼米之乡。高考结束后,有次同学告诉她,离村子不远的临县凤凰出了一个名人,叫沈从文,写的《边城》可出名了。他写的另一篇有关赶集的文章,描写的泥泞的黄泥巴路、集市的买卖,简直就是平常赶集情景的再现。李芙蓉听了,很吃惊,心想在这大山深处真出了个名人,还写出了山里人的生活,她那时最大的心愿就是看那本《边城》。可她与《边城》真正有缘却推迟到了十年后的某一天,那时她已是一个风姿卓越的少妇了。

李芙蓉高中毕业了,已从黄毛丫头出落成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她依然很懊恼脸上的雀斑,虽然同学笑说瑕不掩瑜。李芙蓉考了个普通大学就读,阴差阳错、稀里糊涂地选了理科的她,进了大学才知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每天上大课,同是来自芙蓉国、就读同一专业的六朵金花就早早地去大教室占座位,有时还带着一本小说偷看。

离开大山,来到丘陵地区读大学,冬天江风凛冽,李芙蓉穿着妈妈给她做的纯棉花冬装,还是觉得冷到骨头里去了。回到寝室,六朵金花们就钻进自己的蚊帐里,看书的、聊八卦的就开始了,遇到出去约会的大家就会故意喊一声早点回来,走廊上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白雪皑皑,大地披上了银装,看着树梢上、屋檐上都有长长的一串串的晶莹透明的冰挂,李芙蓉惊叫,太美了。周末,躲在寝室的李芙蓉和金花们开聊了,夹着一口乡音的李芙蓉问:“谁看过《边城》?”

高挑瘦削的 张小燕说着那乡音很重的塑料普通话,一本正经地回答道:“听说过,没看过,为了高考,只做习题,只看与教科书有关的文章。”

班上的文艺委员刘娜个子矮小、微胖,蓄着齐耳的短发,说话永远是那甜甜的嗓音:“ 暑假借了一本,见写的都是山里人的生活,虽有地方特色,我更爱看琼瑶的言情小说。”

小巧玲珑的陈小梅说:“我也喜欢看言情小说,不过,芙蓉花,你得看看《边城》,那是写的你们湘西那边的民风、民情,值得一看。想那沈从文当年竟然与胡适、徐志摩都是好友,真是羡慕啊。”

陈晓梅提到徐志摩,寝室里的金花们一下子找到了话题,李芙蓉斜靠在枕头上说:“最爱听人朗诵他写的《再别康桥》,太美了!我以后一定要练好普通话,自己朗诵这首诗。”

一直假寐的方形脸型的欧阳秋雨开口搭话了,她说:“我本来很喜欢徐志摩的诗,后来听人说他为了与林徽因在一起,逼着前妻打掉肚子里的第二个孩子。就觉得他为了自己的最爱那么冷酷地对待前妻,心里难过,就很少看他的作品了。”

张小燕 立即附和说:“对,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就很少看了。”

刘娜哼着杨钰莹的甜歌,不时停下来,插上一句:“ 民国时期,西方思想传入国内,徐志摩算是开了离婚的先河。他与陆小曼再婚时,前妻的弟弟还去参加婚礼,也算是奇葩吧。”

李芙蓉说着蹩脚的普通话:“这在我们农村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姐姐被休,是奇耻大辱,娘家小舅子怎么会去参加前姐夫的二婚婚礼?”

陈小梅笑了,说:“芙蓉花,我们那里也一样,夫妻离婚了,两家就是冤家,从此至老死不相往来。”

张小燕说:“想想就气愤,看不上就不要结婚,说什么托词,父母逼的,没有感情基础。如果没有遇到林徽因呢?如果前妻比后面遇到的两位女士更漂亮呢,那就是另一个版本的传记了。”

刘娜呵呵笑了,说:“还是甜歌皇后杨钰莹会生活,她生活有规律,从不打乱自己的生物钟,长久坚持下去,她的皮肤会保养得很好,以后与她同龄的女人都是黄脸婆了,她的肌肤嫩得可掐出水来。试想想,如果她是几个孩子的妈妈,天天受着窝囊气,该是一幅什么模样呢?”

李芙蓉看着窗外朦胧的树影,说:“看来,女人得有梦想和追求才行。随便找个没有感情基础的人嫁了,命运就如徐志摩的前妻张幼仪了。幸好她没有被命运击垮,离婚后凤凰涅槃而重生,成为经济独立的女中豪杰。”

欧阳秋雨呵欠连天,说:“我最佩服的是张幼仪,她离婚后竟然接受徐志摩的父母与她同住,并与他们情同一家人。尤其是陆小曼染上抽大烟的毛病后,依然挥霍无度,徐志摩经济拮据,她还常为他补窟窿。这样心灵美的女人,徐志摩竟然当草一样丢弃了。”

李芙蓉哀婉叹息不已,说:“张爱玲说过,没有一个女人是因为灵魂的美丽而被男人爱上的。”

陈小梅说:“说到张爱玲,我想起了她说的经典的话语。一个男人爱你时,你就是胸口的朱砂痣,窗前的明月光。不爱了,朱砂痣就变成了蚊子血,明月光也变成了白米粒。 ”

张小燕听了,愤恨地说:“好讨厌胡兰成,追求她时,甜言蜜语说得让张爱玲以为遇到了真爱,说什么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他真懂得了,还在非常时期与小护士浓情蜜意?”

李芙蓉轻声说:“胡兰成太花心了,他与张爱玲相爱时还没离婚呢。不过他是最懂她的人,她性情孤傲,成名了都不太说话。只有与胡兰成在一起,两人就有聊不完的话语。胡兰成说她是临水照花人,她一生也只为他动心。”

刘娜语气咄咄逼人,说:“我看到书上说,张爱玲明知胡兰成薄情,还在离婚时把自己挣的稿费 给了他,他逃跑时还带着别的女人。我真不明白张爱玲是怎么想的。难道爱对方多一些的就该这样把自己放低,低到尘埃里吗?”

欧阳秋雨说:“也许真心付出的那一方就得吃亏吧,多情总被无情伤。在我们看来,胡兰成不值得爱,他虽然有才华,但他花心,况且他那时已是在逃的汉奸了。张爱玲是身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

五朵金花聊着聊着,天色渐晚 ,金花们就钻出蚊帐去吃晚餐,只有另一朵金花杨丽丽披着军大衣出去与男朋友约会还不见踪影。

春去秋来,六朵金花在大学快乐地度过,转眼间李芙蓉她们已到了大四。同学们都在找实习单位,李芙蓉回到了老家的山城实习 。第一次走进小小的床单厂,李芙蓉心里很失望。厂区坐落在城西,几座矮小的砖房子,小小的院落,她没想到现在的企业这样不景气。

实习期间,她与老乡们去城外的山坡去玩,爬上高高的山坡,老乡们散开了,各自选角度拍摄照片。李芙蓉和表姐张菊英站在山顶眺望山城,云雾缥缈中,那些房子若隐若现。李芙蓉穿着紧身牛仔裤,配一件宽松的针织黄色毛衣,披着一头长发,略施粉黛的她肌肤如玉,细小的雀斑已掩盖在薄薄的脂粉下了。在一棵挺拔的劲松下,如芙蓉花般美丽的李芙蓉顾盼生辉、眉目传情,比她大五岁的表姐张菊英叫她摆好姿势,她要为她拍照。不一会儿,表姐张菊英的同学唐志远走过来,说:“菊英,你都不介绍一下,这位美女是谁呀?”

身着裙装、烫着钢丝头的张菊英回头看了看身材中等的唐志远,笑了,说:“我表妹呢,过来,认识一下。”

头发三七分的唐志远走到松树下,他脸型瘦削,眉形如剑,双眼皮大眼睛,鼻梁不高,鼻翼宽大,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 ,掩盖了鼻子的缺陷。他对李芙蓉说:“很高兴认识你,以后叫我小唐或志远。”

李芙蓉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表姐一眼,微笑地说:“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李芙蓉。”

唐志远轻松自如地对张菊英开玩笑,说:“菊英,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好,有这么漂亮的表妹都从不对我们这帮老同学说。”

张菊英眉开眼笑,打趣道:“你们风流倜傥,我表妹单纯文静,我还真没想把我这貌美如花的表妹介绍给你们认识。”

唐志远看了一眼粉面娇娃般的李芙蓉,继续对张菊英说:“你还算老同学吗?明知道我们这帮老同学就剩我打单身了,还这样不近情理。”

张菊英哈哈大笑,说:“就你贫呢,谁不知道你分在效益不错的单位,每天陪领导应酬,身边美女如云呀。”

唐志远 笑了,扶了扶眼镜框,说:“你这话讲得好呀,我都没找女朋友,哪来的美女如云?你是害我呢,以后你表妹都不愿接近我了。芙蓉,你别听你表姐的,她开玩笑的。”

李芙蓉低眉含笑,拿着相机翻看照片。张菊英走过来,拉着李芙蓉的手说:“我表妹喜欢看书,满脑子装的都是文学作品里的纯真爱情。她找男朋友标准不高,就是要真心对她,所以我得替她把关。”

唐志远缠上张菊英,继续说:“你们都名花、名草有主了,不要不管我呀,我和你老公杨俊也是哥们儿呢。你们夫妻俩有个可爱的千金了,饱汉不知饿汉饥,得帮我哟。听说他出差去了,回来聚聚吧。”

张菊英呵呵直笑,说:“别跟我套近乎,乡里俗话说得好,儿女不送人情,感情不送人情。你得自己获得芙蓉的芳心,当然我也得把关。”

李芙蓉听他们打趣,觉得挺有意思,她寻思,表姐的同学长得一表人才,应该是眼光太高,才没有女朋友的。突然,表姐张菊英对她说:“芙蓉,我们去烧烤的地方。”

李芙蓉他们来到绿树成荫的半山腰,依山而建的小木屋的角落里放着木炭,一木桌上堆满了刚采购来的猪牛羊肉、各类蔬菜、水果,小平地的大树下建了好多供烧烤的灶台。几位男士去点烧烤的东西,一群老乡坐在灶台边聊天。炭火烧得正旺,大家先烤肉类产品,森林里飘散着花香、草香、肉香的混合气味儿。唐志远紧挨着李芙蓉、张菊英两姐妹坐,不时把烤熟了的东西递给李芙蓉,李芙蓉腼腆地连说:“谢谢!我自己来烤吧。”唐志远看着李芙蓉的俊俏粉脸,笑着说:“你是我同学的表妹,别跟我客气,我可是你的哥哥哟。”

张菊英拿起一串香喷喷的牛肉,边吃边说:“志远,你真没女朋友?你可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我表妹可从没谈过恋爱。你可不能把她做备胎呀。”

唐志远手里拿着一串烤熟了的羊肉递给李芙蓉,并给她开了一瓶矿泉水,轻声说:“你吃吧。”他回头看了张菊英一眼,说:“老同学,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不能说点好听的吗?你的玩笑话会搞得芙蓉误会我是个花心大萝卜呢,你要帮我,不要拆我的台呀。”

张菊英乐了,大大咧咧地说:“我这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我家芙蓉重情义,不能嫁给喜欢采野花的男人。我希望她与她的老公相爱一生,白头偕老。”

李芙蓉脸上透着红晕,她靠着张菊英娇柔地说:“表姐,别乱说,我还没男朋友呢。我还没想过要早早地谈婚论嫁,我要好好地趁着青春时光多看书、好好工作。”

青海公立癫痫医院
如何进行儿童癫痫护理
治疗羊癫疯哪个医院好

友情链接:

赃污狼籍网 | 东天目山旅游攻略 | 三加二饼干 | 文书档案管理 | 女大学生宿舍小说 | 夫妻成长日记吧 | 鲁迅美术学院吧